点击关闭

演员人艺-北京人艺41岁的青年演员、导演班赞突然离去

  • 时间:

【周立波豪宅曝光】

馮遠征從醫院回到家時,已經是清晨四點,他稍微休息了一會兒,八點多就起床開始處理各種事情。十點不到,導演任鳴、主演馮遠征、已經把臺詞背下來了的楊明鑫,還有劇組裡一些與魏有亮這個人物有對手戲的演員,已經趕到了劇院,開始了緊急的排練。每個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悲痛,但大家都極為專註的全力配合著臨危受命的楊明鑫,幫助他完成這個戲份不輕的角色。金漢、周帥等楊明鑫的好兄弟,雖然沒有演出任務,也都特意趕到劇院,為好友助陣鼓勁。

北京人藝41歲的青年演員、導演班贊突然離去,令人無限惋惜。然而話劇《玩家》還要繼續。原計劃由班贊飾演的魏有亮一角,由青年演員楊明鑫緊急接替。臺下不知情的觀眾,很難發現昨晚的演出有什麼異樣;而對於所有沉浸在悲痛中的演職員們來說,這是一場不容易的演出。戲比天大,他們要把最好的狀態和演出奉獻給觀眾,也以此告慰在天上的好伙伴班贊。

多才多藝的班贊寫得一手好字,人藝後臺小黑板上的“《玩家》”兩字,也是班贊當初親筆寫的。如今,“《玩家》”下麵的日期依舊顯示著每天都在更新的場次,而班贊的笑容,卻只能永遠定格在9月1日《玩家》演出結合後的大合影中了。平時常常洋溢著歡聲笑語的後臺,昨天顯得格外靜默。劇組的演職員們,一個個眼圈都紅紅的,每個人都難抑內心的悲痛,可又必須控制情緒完成好演出任務,大家只能彼此默默地拍拍肩、抱一抱,一切盡在不言中。人藝演員王剛說:“今晚的戲對大家都是個考驗,很可能演著演著就哭了。班贊雖然走了,但他還在,還在劇組,還在劇院。”說著說著,大家的眼睛又都紅了。

大幕拉上時,馮遠征將手放在了胸口,默默致意。大家都明白,這是在紀念班贊,心裡也都念叨著:“班贊,放心,今晚的座兒都在,隊里的人心齊,你一路走好,我們永遠懷念你!”演出結束,壓力巨大的楊明鑫淚已成行。導演任鳴第一時間趕到後臺,跟馮遠征一起肯定了楊明鑫的演出。楊明鑫含淚道:“贊哥,弟弟演完啦,你聽見了嗎?觀眾為你鼓掌了,你可以放心了!”

昨晚,藍天野在微信朋友圈中發了一張2017年5月4日他在人藝排練廳里過生日時的大合影,照片中,班贊舉著一幅寫有“松齡鶴壽”的書法,和劇院的眾多演職人員們一起簇擁在藍老周圍。藍老寫道:“班贊,這是在排練廳你為我過生日寫的祝詞!今天,太突然!心傷!心亂!你怎麼會先我而去?遙寄天堂,聊寄哀思!”

馮遠征也嘆息道:“真是太突然了。9月1日那天,我們還在人藝食堂聊天,我問班贊多大了,他說他41歲。我們就數了數人藝四十歲左右的演員,大概十來個;又數了數30多歲的演員,有20多個。當時還一起暢想了一下《茶館》今後接班的事兒,希望班贊他們這撥人,能夠接下《茶館》這部傳家戲。沒想到,班贊今天竟然這麼突然地就走了,讓人覺得太遺憾了!班贊是一個對戲劇特別認真研究的人,他愛人今天在醫院還哭著對我說,班贊就是為戲而生的。他在家裡經常看於是之老師他們的錄像,看得掉淚。他特別愛劇院,在外頭拍戲很少,基本把一切都奉獻給劇院了,劇院的事情在他心中永遠是第一位的。班贊給劇院導了好幾個很不錯的作品,即使他離開了,這些戲也還會繼續演下去的。”

晚上七點半,伴隨著人藝開場的鐘聲如常響起,大幕拉開,演出開始,臺上的一切順利進行,觀眾們依然被劇情深深吸引,臺下常常響起笑聲。只有謝幕時,臺上演員們不同以往的凝重表情,讓不少知情的觀眾心中也沉甸甸的,有些人甚至淚流滿面。

北京人藝老演員張福元含淚哽咽道:“我已經退休了,本來準備不接劇院的戲了,但是班贊一再跟我說:‘希望您還能幫幫我。’所以我就又演了他導演的《伊庫斯》。我們倆交流的東西很多,包括劇院的演劇風格,劇院的建設,演員應該做的很多工作,他向我詢問了好多關於藝術方面的書,我向他推薦了夏淳的《戲劇雜談》,他當天晚上就從網上買下來了,看完後對我說:‘您推薦的書真好,都是乾貨,我受益匪淺。’他是很努力也很謙虛好學的人,不管是在演技上,還是在到後來走導演的路,確實做得都很認認真真。很多邊緣的小角色,都演出了獨到的光彩。班贊是北京人藝寄予厚望的演員,他這麼匆忙的離去讓我們白髮人送黑髮人,很難過。我們懷念他。”

濮存昕特意在他的微信公眾號“濮哥讀美文”中寫了一段配上蠟燭的悼念文字,表達對班贊離去的痛惜之情:“今天早上我聽到班贊去世的噩耗,他真的是英年早逝啊!他那麼年輕,而且那麼肯乾,有追求,也已經排了好幾部好戲了,而且越來越有進步。天有不測風雲,希望身邊所有朋友保重身體。很可惜,很惋惜,很懷念班贊。班贊是非常聰明又用功的演員,要是他身體健康,將來一定能夠排出好戲,演出好角色的!我們一直在想北京人藝的未來,想北京人藝的發展,在這群青年演員中間,班贊是我們想得到的接班人。但是沒想到他突然離開了我們,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幕後 人藝痛失接班人 眾演員含淚追憶

劇組不少演員都綳不住一直剋制緊繃的情緒,彼此擁抱著,眼淚涌了出來。但大家又擦掉眼淚,努力笑著,按照前日跟班贊一起最後合影的位置,又照了一張大合影。除了班贊的位置,換上了楊明鑫,其他幾乎一模一樣。馮遠征將照片發在了微信朋友圈,並寫道:“9月1日你給觀眾留下了最後的笑聲,給我們留下了最後的笑容。今天一切如故,但你已不在。今天的後臺,每個人都在剋制著自己的情緒,每個人都知道這是一場不同以往的演出。劇場里依然迴蕩著笑聲,而我們每個演員的心在流淚。明鑫好樣的!他替你完成了演出。相信你一定也會笑的。”

人藝不少青年演員都跟班贊情同手足,昨日趕到醫院看了班贊最後一眼的閆銳,演出前無法接受任何採訪,演出後默默地在朋友圈發了很多和班贊的合影,並寫道:“贊哥,相識十一年的同事,我在劇院合作最多的演員。十多個戲我們在一塊。我們同台、同戲,有很接近的共同追求。一起看老視頻同落淚,管巡演同寢同室同食笑當蜜月。從深夜到現在,滿腦子都是你,你的好你的不好,無數的記憶碎片,控制不住的眼淚……”

昨天一直在照顧班贊家屬的人藝演員隊副隊長孫學梅,含淚道:“今夜是不眠夜,我們為你守靈。昨天一天在你家裡聽著你的故事,老媽媽講述你考中戲的不易,考人藝的艱難,小輝講述著你倆的情投意合,十年婚姻的幸福。這些仿佛就在眼前!你為隊里的工作出謀劃策,為年輕一代的演員們指點迷津,你是大家的主心骨,是兄弟姐妹的榜樣。我們為失去了一位好演員、好導演而痛心!天堂繼續排戲吧,那是你的歸宿。”

對於北京人藝演員隊隊長、《玩家》的主演馮遠征來說,昨天是悲痛與忙碌交織的一天。昨天凌晨一點多,還沒睡覺的他接到班贊病情的信息,一邊和愛人梁丹妮一起趕往醫院,一邊在路上跟幾位院領導聯繫。院領導當即決定,為了不影響《玩家》晚上的演出,確定接替班贊的演員,並通知其他有關演員第二天一早來排練。“巧的是,聯繫的幾位演員,包括劇組的場記當時都沒睡。班贊是河南人,在《玩家》中扮演的魏有亮是一個操著河南方言的廢品回收務工人員,所以緊急聯繫了北京人藝河南籍的青年演員楊明鑫,把劇本電子版發給他了。”

現場 楊明鑫臨危受命 全劇組忍痛演出

下午,楊明鑫的名字和照片已經貼在了後臺化妝間的門上和劇場大廳的演員欄里。而劇場前廳的大海報劇照上,還保留著班贊的身影,節目單上,也還印著班贊的名字。傍晚,陸續走進劇場的觀眾,紛紛在海報前合影。有些已經得知班贊去世消息的觀眾,還特意在班贊的影像旁邊拍照,懷念他最後一次出現在人藝舞臺上的藝術形象(上圖)。還有不少並不在《玩家》劇組的人藝演員,以及班贊的同學、好友,也都特意趕來看戲。

北京人藝院長、《玩家》導演任鳴用了一連串的“非常”來形容班贊以及他的心情:“班贊是我們北京人藝非常優秀的青年演員、青年導演。他來人藝16年,表現非常好。他是黨員,起到很好的帶頭作用。他在表演上非常有才華,文化修養很好,表演很有特點,幽默、鬆弛、自然,很有台緣,觀眾非常喜歡他。他演的《理髮館》曾經以全票通過的成績獲得中央戲劇學院學院獎;他在《北街南院》中演一個保安,沒有幾句詞,但給觀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有人還以為真的找了一個保安。同時他也有導演才華,非常難得。他的身體一直不太好,但他非常敬業,他非常熱愛戲劇,對戲劇全身心的投入;他非常熱愛北京人藝,一直堅守舞臺,把自己的一切都獻給舞臺。他還很會做飯,中戲還專門有一個以他名字命名的“班贊炒飯”。他跟大家相處的也都非常融洽,藝德很好。所以出現這樣的不幸,我們都感到非常的難過,他才41歲,正是最好的時候。劇院多年來一直在培養他,本來想讓他全面去發展,他的前途是非常廣闊的,但他英年早逝,讓人非常非常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