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女性男性-日前,深圳发布条例征求意见,称将规范公共交通爱心座椅和优先车厢纳入文明行为促进条例,提出地铁可设立优先车厢,高峰时段仅供女性等“有需要的人”乘坐,对乘坐这类车厢的其他乘客(如男性),“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

  • 时间:

【张嘉倪谈婆媳关系】

更何況,地鐵作為一種交通工具,運營狀態變化萬千,硬搞一刀切也不合理。比如到底什麼時間是高峰時段,什麼樣的人才是“有需要的人”,真要界定起來其實都不容易。比如,如果在高峰時段出現了普通車廂人滿為患,而女性車廂尚有空間的情況,一些男性老年人或殘障人士確有去女性車廂休息的需要,工作人員能攔著不讓進入車廂?如果強制執行男性莫入的規定,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那麼,面對高峰時段地鐵擁擠這樣的問題,有沒有比較好的解決方案呢?最好的方法是從供給側發力,提高地鐵運力,解決所有市民的乘車難問題。如果暫時無法做到,也應該用些巧招,通過別的方式解決該問題。比如我們的近鄰日本,是最早在地鐵上推行女性專用車廂的國家,運行十幾年來,很少出現男性在高峰時段擠占女性車廂空間的問題。究其原因,不是因為日本男性個個都是正人君子和紳士,而是日本相關法令擺在那裡:針對地鐵等公共空間的性騷擾事件,日本法律是進行“有罪推定”的,如果女性告發你性騷擾,你必須舉出過硬的證據自證清白,否則就難逃麻煩。有了這樣的規定,日本男性當然不敢在高峰時段往女性車廂里擠,以免瓜田李下扯不清。所以說到底,日本地鐵女性車廂的秩序井然,靠的是反性騷擾等上位法令的完善,比“高峰時段勸離”這樣的思路節省了不少執行成本。

雖然這個條例目前還在征求意見,但在網上已經引發了不小的爭議,有不少網友提出,同樣是買了地鐵票趕著上班,為啥還要分出個三六九等?這樣的政策,定得有點任性隨意。

為了方便女性,一些城市的地鐵設置了女性車廂,不過對於女性車廂該如何管理的問題,卻是“一人一個號,各吹各的調”。日前,深圳發佈條例征求意見,稱將規範公共交通愛心座椅和優先車廂納入文明行為促進條例,提出地鐵可設立優先車廂,高峰時段僅供女性等“有需要的人”乘坐,對乘坐這類車廂的其他乘客(如男性),“地鐵工作人員應當勸離”。

深圳的這份征求意見稿,雖然出發點是好的,但誠如評論所言,確實有些任性隨意。且不說地鐵高峰時段,男性給女性讓座在道義上有沒有合理性,單從規定的可行性上來說,就很值得懷疑——地鐵高峰時段,上下車那麼繁忙,如果有大量男性乘客洶涌而入,愣是要坐女性優先車廂,地鐵工作人員究竟打算怎麼“勸離”?是打算每個車站都安排專門人員事先疏導?還是選派精壯女性工作人員常年駐扎女性車廂內,見到男乘客上車就厲聲喝止?在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急於上下班的市民本來就面臨不小的壓力,如果出門還要面對地鐵管理人員的訓斥,不是容易激化矛盾嗎?

所謂的專門車廂在高峰時段僅供“有需要的人乘坐”,這種規定看上去很美,但真正執行起來要付出極大的執行成本。趕在高峰時段乘地鐵的人,誰不是有需要的人?管理部門應該搞清楚,自己是在制定規則而不是許願,政策在制定之初就應該將可行性問題納入考量。多想些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手段,切忌“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笨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