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项目盐碱-车子从“内蒙古盐碱干湖盆治理”项目基地出发

  • 时间:

【哪吒票房破35亿】

在申在珉看來,相比鹽鹼乾湖盆的形成歷史,12年不值一提。“我們希望用實際行動喚醒人們的環保意識,同時聚集更多力量,共同努力,讓世界變得更加美好。”如今,企業員工、大學生、媒體志願者陸續加入,源源不斷的活力匯入貧瘠的鹽鹼乾湖盆。人們有更多理由相信,未來的某一天,這裡會再現豐茂水草,哺育成群牛羊。

插植沙障,做生態筆記,體驗牧民生活,對於這群來自城市的“90後”、“00後”而言,一切所見所聞都是新鮮的,也是震撼的。

“那些高高的是蘆葦。二期項目啟動後,我們發現蘆葦和鹼茅草一樣,都適宜鹽鹼地的土壤環境。不同的是,鹼茅草長在乾燥環境中,蘆葦則能在水中生長。鹽鹼乾湖盆地地勢低窪,下雨時會有積水。如果同時播種、移植鹼茅草和蘆葦,可以提高作業的生存率、降低損失。”樸祥鎬望著不遠處的一簇蘆葦叢,眼裡閃著光,“我們的目標是今明兩年在這裡完成5000畝植被種植。如果它們能夠成活,並且自己擴散,那就好了!”

鹽鹼乾湖盆正在漸漸綠起來。在人們心裡,一顆綠色的種子同樣已悄悄萌芽。

“大學生接受過高等教育,知識儲備豐富,未來有無限選擇。這樣一群不同專業、思維活躍的年輕人聚到一起,關註同一個問題,能不能為解決問題提供更多方案,可不可以影響更多人認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在申在珉看來,這對未來是有價值的。

“像錫林郭勒盟這兒的天然草原,太珍貴了。”樸祥鎬望向遠處蒼茫的草原,那是他心之所系的嚮往。“保護草原,治理荒漠化,這是不分國界的。愛草原,就要過來保護。”

這群“綠色播種者”始終堅持在絕境中找尋希望,從未想過止步。

“我們腳下的位置原本是一個巨大而美麗的湖泊。隨著地下水位下降,湖底裸露出來。又因乾旱、鹽鹼度高,幾乎沒有原生植被生長。一旦遇上大風天氣,這裡容易形成沙塵或鹽鹼塵暴,嚴重威脅周邊的天然草場乃至更遠的地方。”站在一片乾涸的土地上,“生態和平亞洲”中國辦事處主任樸祥鎬用一口流利的中文細緻講解眼前所見的來龍去脈。

中國是世界上荒漠化面積最大、受影響人口最多的國家之一,而內蒙古又是中國荒漠化面積較大、分佈較廣、危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太陽越爬越高,地表溫度快速上升。伴隨落入泥土便旋即蒸發的汗水,一道道猶如籬笆的沙障向遠處延伸開去,守護著那一簇簇在鹽鹼地里頑強扎根的鹼蓬和鹼茅草。

如何讓“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畫面不僅出現在詩中,更呈現在眼前?近年來,不少人走進內蒙古,同當地政府和民眾一起,治理荒漠化,還綠大草原。在這其中,有一群韓國友人,他們不遠千里,深入草原腹地,埋首治理鹽鹼乾湖盆,已有整整12載。在他們努力下,貧瘠的土地長出了綠色的希望。

車子從“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項目基地出發,在一片廣闊的草場上,沿著淺淺的車轍向深處開去,兩邊草色青青,不時可見悠閑踱步的牛羊。然而,不到10分鐘,眼前景色陡然一變,一片白茫茫的貧瘠土地“沖”入視線,望不到邊。這就是讓風有了“顏色”的源頭之一。

“我們這幾天的目標是插植兩排80米長的沙障。談不上辛苦,就像之前參加過這個項目的朋友和我分享的,很值得來。”範志輝是中國地質大學地質工程專業的一名在讀研究生。在7月17日至22日的6天里,他和其他59名來自京津地區的高校大學生,作為現代汽車集團2019年“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項目的第一批大學生志願者,來到哈根諾爾。

一年又一年。如今,鹽鹼乾湖盆上埋頭認真勞作的那些年輕身影以及每年招募啟示發佈後收到的海量申請表,都無聲而有力地告訴申在珉和他的同事,9年前那個決定是正確的。

為了加強治理力度,二期項目在正藍旗建設了現代生態園育苗基地及生產基地,用以育苗試驗、治理籌備等工作。申在珉介紹,今明兩年,在做好防固風沙的同時,項目的工作人員會在哈根諾爾集中進行鹼茅草和蘆葦的大規模播種和移植,驗收二期項目的試驗成果和治理效果,並以此為基礎籌劃現代生態園三期項目計劃。

草原是要大家來保護的站在哈根諾爾鹽鹼乾湖盆中心,向四處眺望,灰白色的土地上,稀疏的綠意由遠及近,正在鋪陳開來。仔細看去,有些植物已經高過人們的膝蓋。

2008年,韓國現代汽車集團將目光鎖定內蒙古,聯合韓國國際環保組織“生態和平亞洲”共同開啟“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工作。

“短短6天,我們能插的沙障是有限的,但我們可以把在這兒學到的環保知識、環保理念傳遞給更多人。我相信,意義更大。”這是餘雪參加此次志願活動的體會,也正是現代汽車集團的初心。

“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項目負責人鹿美嬌告訴記者,現在她和同事每次來到鹽鹼乾湖盆,大家都會相互提醒,“小心腳底,這是剛剛播種的地方”“不要踩這,它們剛剛發芽”。在他們眼中,每一顆種子、每一個綠芽都是希望,都值得呵護,而從點滴細微處保護環境的意識已在他們的心中生根,成為一種習慣。

風,應該是看不見的“風是什麼?風是呼呼的聲音,風是看不見的。”一名蒙古族環保工作者曾經寫下這樣的文字,描繪養育他長大的草原上純凈的空氣。然而,近十幾年來,“草退沙進”現象一度嚴峻,受荒漠化問題影響並困擾的不僅僅是中國。

早在“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啟動之初,現代汽車集團便組織在華員工和韓國大學生到內蒙古參加公益活動。2010年,在有了豐富經驗、做了充分準備之後,集團開始定期招募京津地區的大學生作為志願者。十餘年間,4000多名志願者來到這裡,其中大部分是來自不同學校、不同專業的大學生。

一天的勞作開始了。男生們用鏟子在堅硬的鹽鹼地上鑿出一條溝,再將成捆的紅柳枝挑揀出來,徒手摺成齊膝高長短;女生們接過枝條,俯身插進泥里,一根緊挨一根,排得密密麻麻。

把綠色的種子撒進心裡6點,晨光微熹,牧民家的牛羊剛剛走出圈舍,一群年輕的身影陸續從項目基地的蒙古包里“鑽”了出來。簡單收拾之後,他們挨個兒跳上卡車後車廂,向不遠處的鹽鹼乾湖盆駛去。

治理鹽鹼地難嗎?幅員遼闊、交通不便、施工困難、乾旱缺水、沙塵暴多發、氣候變化無常……樸祥鎬一口氣都說不完碰到過多少困難。“我們試驗了幾十種植物,才發現鹼蓬、鹼茅草這兩種可以在鹽鹼地成活的植物。”

12年前,這名來自韓國的環保工作者和現代汽車集團的同仁一起來到錫林郭勒大草原,開始鹽鹼乾湖盆的治理工作。前五年,他們在查乾諾爾鹽鹼乾湖盆開啟第一期治理項目,在草原腹地鋪上了5000多萬平方米的一年生鹼蓬、芨芨草等固沙植被,湖盆生態因此發生了顯著變化。2014年,他們又將寶紹岱諾爾、哈根諾爾等地的鹽鹼乾湖盆作為第二期項目的治理對象,併在一期項目基礎上,探索治理鹽鹼地的更好方法。

申在珉介紹,截至目前,現代汽車集團在“內蒙古鹽鹼乾湖盆治理”項目中投入的資金累計超過6000萬元人民幣。

2002年,一場“看得見”的沙塵暴肆虐東北亞,大量鹽鹼顆粒裹挾其中。泛黃的天空、污濁的空氣拉響環境保護的警報。在中國、蒙古等沙塵源地區進行跨國防止荒漠化行動成為國際社會著手醞釀的議題。